孤独的像根笔直的葱

中二病之夜

每次回家我都特别忧愁。因为我把旧衣服全扔了,又懒得从学校带衣服回去。(虽然学校有很多衣服,箱子,凳子上,床上全是衣服)。于是我只穿了一套衣服回去。还是厚的,济南冷,穿回台州就热了。

无奈我只能翻出自己初中和高中穿过的衣服套上。每天陪我爸锻炼,都要被他嫌弃一阵子。

今天我俩去了水库附近爬山,我给他拍照。中午在饭店吃了饭。我说我想吃芋头茎,他说好,我叫厨师做。结果这道菜迟迟没上来。他跟我打哈哈,你看爸爸这中午生意这么好,厨师估计是忘了吧。

本来以为下午可以回家。他又说要带我去临海,和市里的某些领导吃饭。我说我不去了。她问为什么。我说我自卑,我衣服穿的这么破烂,头发也没洗,而且我耳朵不好,别人跟我敬酒我都听不见。我装的很可怜,我爸心软就答应了。但是最后她还是把我拉上了车。好言好语哄着我,让我陪陪他。

路上他讨好似的说我给你讲八卦啊。就告诉我他最近是怎么泡妞的。期间他朋友来了一个电话,一听他和我在一起,就感慨了一句:哎,就是要和女儿多在一起,给女儿花钱最实惠,女儿还年轻,小手摸摸也行,比外面那些老女人好太多了。带她们出去吃饭出去玩,还要嫌你长得难看。各种作死。

我觉得实惠这个词用的怪好的,以后我要用进小说里。

一下午的不情愿在我到了饭店之后立马烟消云散了。酒店包厢里很多人,都是当官儿的,每个我都不认识。我和爸爸进去没多久,菜就上了。那些官互相之间都挺熟,对爸爸的到来也不是太热情。只是逐一打个招呼。

菜特别好吃,我一动筷子就停不下来,看着人们推杯交盏,都没怎么在意我这边,我心里暗喜,最好谁都别关注我,正好上了一个超大的象牙蚌,我的眼睛基本就没挪开过。她们都忙着喝酒,半天托盘也没转一下,爽死我了。

吃的差不多了。我打了一个隔,才注意到我爸一直静静的坐在我旁边,他不怎么喝酒,挑了一瓶椰子汁,慢慢的喝着。眼睛望着全场的人,忽然对面有个男的站起来,爸以为是跟自己敬酒,正准备举起杯子,发现那人是在和别人说话,酒杯默默又放下了。我才发现他一直都是崩着的。我很不厚道的嘲笑他,并说:我看你这样自作多情好几回了。他苦笑:“爸也不太会这些酒桌上的事啊。学不起来。更要认真一点应付呀。”

我便鼓励他大胆的去敬酒。我说你坐了这么久还没跟领导说句话呢。他点点头,又装模作样的喝了口饮料。我催他:“你快呀。说完服务员又上了一道新菜,我的注意力又移走了。

海参炒的特别滑,我夹了两三次,终于夹到了,忽然我爸捅了我一下,我看他拿着酒杯,手一滑,海参又掉了,我也赶紧拿起酒杯,和他一起像对面的光头叔叔敬了一杯。

这么一主动,接下来他的表现就开朗多了,来跟我们敬酒的人也多了。好几回我嘴里正塞着菜,就被我爸扯起来的。

我转头看他,发现他眼里发光了,笑容也自然了。不像是刚才那副默默和饮料的可怜样了。我跟他说:”爸爸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非要拉我来了,我不来你一个人肯定特别孤独无助。”

爸开心的笑了笑,跟我干了一杯。我说:“你敬酒也跟人家说个祝酒辞呗,别端着酒冲人家点一下就喝。”爸摸摸我头,说:“我正在学呢,你更要学,你的路比我还长。”

我忽然想起Z。想他在酒桌上是什么表现。说真的,我蛮佩服这种能在这种酒桌上混得开的人,我知道这种事,甜甜,扣子,班里的很多人都能做到。但是我不喜欢这样。尤其是扣子,她很享受酒桌上那种被包围被众星拱月的感觉,爸说一个男人真正尊重一个女人是不会狂灌她酒的。可是扣子总将这种灌酒当成江湖义气,也许,在她那颗文艺的少女心里,她会把自己这种行为归结为女侠。

我这段表述似乎不太清楚。我还是觉得,女孩子喝酒,和一群熟悉的亲近的朋友喝,再多也没事。在应酬场合放荡不羁,似乎有点过了。

哈哈哈,可能是因为我自己实在不会应酬,所以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爸。

总之,这些美味的食物还是让我挺愉快的。身旁稍显羞涩的爸爸也让我觉得很可爱。

回家的路上我对他说:“爸,你下次可以带阿姨来这种场合,阿姨年轻漂亮,很能给你长脸,又能帮你敬酒。不像我,只会吃。”

爸说:“你以为我不懂么?我的老婆笨笨的呆在家里就好了,把她带的太聪明,让她在酒桌上陪男人喝酒,被其他男人意淫,稍微有点野心的女人都会浪起来的。你那个阿姨你不是不知道,事业心比我还强,要不是我现在压着她,让她变笨。以后我老了她一天到晚在外面乱搞,谁来照顾我!”

想想也挺有道理的。我不再说话了。看着月亮照在路边的田野上,昏昏沉沉睡着了。

第二天发现自己眼镜不见了。也许是掉在昨天的酒店里了。眼镜那么贵。有点心疼。

 


评论

© 恶梦便当 | Powered by LOFTER